秒速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> 修真小说 > 神通渡世 > 第九十一章 琉璃
    庞谢回到神仙窟的时候,正赶上大家吃早点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都很精致,早点也不例外,色香味俱全,并且用了一种地下特产的谷物,清爽之中,带着几丝温润,口感极好。

    东西好,自然价格也贵,庞谢不必问价格,只要看看董一石的脸色,比地上的黄土也好不了多少,就知道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“诸位大哥,你们要杀要剐,我都认了!咱们先去我住的地方再说吧!”吃过早点之后,董一石苦苦哀求,说道:“要是再继续住这里,就算你们饶了我,我也没法再活了,非得被逼债的拉去做苦力不可!”

    “那也无妨,大不了一走了之,跟我们去青州住,追债的总不能追到青州去吧?”高锋笑道。

    他江湖经验丰富,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警惕,看似是在说笑,实际上是提醒其他几人,这地方四面皆敌,好不容易找个落脚地,轻易不要更换,万一换个地方,搞不好就要落入陷阱。

    董一石看起来虽然有些窝囊,也不像是敢拼个鱼死网破的性子,但还是小心为妙。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昨天来的时候,说是要听琉璃小姐弹琴,这都一天一夜了,琉璃小姐也没来,咱们再等下去,他们非怀疑咱们的用意不可!”董一石见高锋拒不答应,转头向庞谢告饶。

    “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……”庞谢眉头微皱,进了青楼,却不叫妹子,只怕非奸即盗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听院门一声轻响,有人推开木门,大踏步地走进院子里,远远瞧见庞谢等人都坐在屋中,站在院中也不进去,遥遥拱了拱手,笑着说道:“你们真是好运气,琉璃姑娘今日居然有时间了,你们做好准备,姑娘稍后就到!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,正是昨天引他们进来的青衣少年,说完这句话后,也不等屋子里的人答话,袖袍一甩,转身离去,大步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董一石愕然,目瞪口呆地望着青衣少年离去的方向,嘴里喃喃说道:“完了,这会真要去挖矿了,琉璃姑娘的出场费可是天价!”

    就在青衣少年走后不久,远远传来一阵环佩叮当的声音,又过了半分钟,两位少女一前一后从院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是一位宫妆打扮的白衣少女,眉目如画,面色清冷,梳着流云髻,别着一支白玉孔雀步摇,穿着件雪白的柔绢曳地长裙,耳上戴着白玉耳坠,腰间挂着羊脂缠花的玉佩,一双皓腕垂在身体两侧,戴着对白银缠丝双扣镯,从上到下,一身素白,端的是银装素裹,就好像是冰雕仙女。

    沐天音在青州也算绝色,容貌超凡脱俗,就连她瞧见这位白衣女子,也不由一惊,这份容颜倒算不上绝世无双,但这份清冷的气质却是世间少有。

    在白衣女子身后,是位身量尚未长开的青衣丫鬟,年纪只有十二三岁,背着一尾古琴,小步快跑,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琉璃见过诸位先生!”

    转眼间,白衣女子款款步入正堂,欠身一礼,目光扫过堂上众人,只在沐天音的身上停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除了庞谢、高锋、莫家兄弟和董一石之外,还有沐天音,不过,她已经换上了男装打扮。

    琉璃似乎看出来了,但却没有揭破。

    “见过琉璃姑娘!”莫鹞斜靠在榻上,拱了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琉璃昨日听说,有位先生受了重伤,却仍坚持要来听小女子弹琴,想必就是这位先生吧?”琉璃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?!蹦嗡档?。

    “那小女子就献丑了?!绷鹆崆岬懔说阃?,随即唤来守在一旁的青衣丫鬟,又在屋中找了张木案,将古琴放在木案上面,躬身跪在后面,轻轻弹奏起来。

    竟一句话也不多说,说是弹琴,就是弹琴。

    随着琉璃的双手抚过琴弦,屋子里响起似有似无的琴声,就好像春日小雨粘在脸庞上,能感觉到一点湿意,但你若去看它,却又朦朦胧胧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屋子里骤然安静下来,安静的只剩下呼吸的声音,就连庞谢也情不自禁的投入其中,只想欣赏琴音,再没有别的念头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其他几人也是一样的表情,就连董一石也没有心心念念他的银子,完全沉浸在琴声里。

    琴声渐渐响起,音色随之拔高,高而不亢,就好像阳光照在透亮的溪水里,虽然极为明亮,却又通通透透,清清浅浅,百转千回,令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琉璃袖笼双手,琴音也渐渐散去,一曲弹毕,回音绕梁,屋中诸人足足静坐了一刻多钟,方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高锋头一个赞道。

    庞谢一怔,他只知道高锋剑法高明,却不知道他还懂琴。

    “这首曲子曲调变化无穷,兼又纷繁复杂,姑娘却能弹得一丝不错,错落有致,若是学剑一定是名高手!”高锋大笑说道。

    扑哧!

    不等庞谢张口,守在一旁的青衣丫鬟已经笑出声了,她见得人多了,夸琉璃弹琴弹的好的也有很多,从这个角度夸的还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“这是《清平散》么?这首曲子我也听别人弹过,能弹到如此境界的,还是第一次见到?!便逄煲舫錾袼档?。

    她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,琉璃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以为如何?”听了这两人的话,琉璃都没有评论,转头向莫鹞问去。

    莫鹞淡淡一笑,勉力坐了起来,说道:“琉璃小姐,琴技高超自不必说,袖手一拢,便是‘冰泉冷涩弦凝绝,凝绝不通声暂歇’,反手一挑,便是‘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’。更兼着情与琴和,古人曾云,转轴拨弦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有情,也不过如此境界?!?br />
    莫鹞,或者说司马报,出身九姓十三宗之一的司马家,琴棋书画是必学功课,自幼就有高人指点,即使不深通此道,也非非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此时,三两句便说中了曲子的妙处,就连沐天音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可惜他说的虽然好听,琉璃脸上却浮现出一丝黯然,低声说道:“你如此辛苦也要来听琴,我还以为……唉,原来你并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莫鹞不由愕然,剩下的话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一曲弹毕,琉璃也不愿再呆,打算收拾瑶琴离去,就在她正要起身的时候,堂上有人忽然张口。

    “笼中鸟!”庞谢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琉璃的动作忽然慢了下来,缓缓抬起头来,仔细看着庞谢,略微有些紧张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笼中鸟的叫声,虽然清脆悦耳,婉转千回,终究不是自己的心声?!迸有怀辽档?。

    “能得先生一语,也不算我白来!”琉璃眼中忽然起了一层水雾。
413| 275| 868| 524| 671| 656| 948| 569| 468| 777|